和平精英攻略大全匯總

膓徒-帕薩特碰撞帶來的巨變!

時間:2020-03-17 11:29:59 來源:六皮手游網 發布:八歌 瀏覽:6091次

 “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,看不穿兮看不穿.......”寬大的馬路旁,一處平時無人靠近的轉角死胡同里。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,椅座在這十里街角,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語著,帕薩特碰撞說著一些沒有人聽得懂的話語。

 高腳的路燈散下一片讓人絕望而凄涼的冷光,洋洋鋪灑在街頭,路邊的陰影里,偶爾幾聲犬吠,卻是幾只野狗在嚎著不知名的調,仿佛在唾棄這個世界,又像是在互相安慰一般。在這個全國最亂的C市里,紙醉金迷的夜生活,才剛剛開始...

 嗤——,一道汽車急剎聲傳來。

 一輛沒有車牌的紅色帕薩特,停在了這條平時了無人煙的廢墟胡同。“砰”從車上跳下兩個穿著花里胡哨的社會青年,車門被狠狠地摔上。兩人轉身打開了后備箱,一只黑色的麻袋伴隨著嗚嗚聲從車上滾了下來。

 同時從車子副駕駛位,走下一個長發西裝革履打扮的青年人,長相頗為秀氣,但卻讓人有種不安全的感覺。緩緩閉上了車門,帕薩特碰撞青年男子半瞇著眼睛,沉吟了一會,臉上陰郁之色閃過。“波”打了個響指,隨即靠在車窗旁,點了一根香煙,吞云吐霧起來。

 對面兩人相視猙獰一笑,抬起腳丫子就是一頓狂踩,嘴里狠狠的咒罵著,似乎有殺父奪妻之恨一般,片刻,西裝男子掐滅了煙頭,走到近前揮了揮手,兩人識趣的站在了一旁。眼睛卻依然惡狠狠地掃了一眼地上的麻袋,目露兇芒。

 狠狠的踹了一腳地上已經縮成一團的麻袋,男子臉上露出一絲猙獰,開口道“小子,以后識相點,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,竟敢跟我女朋友勾搭在一起,雖然那婊子只是我泄欲的工具,但也不是你小子能碰的,臭癟三,以后滾遠點,別讓老子看見你,不然讓你后悔活在這個世上,我們走。”說完,整了整那看似紳士的西裝,手再次揮了揮,上了車,后面兩個花衣青年朝麻袋猝了一口,也跟著上了車,只留下那不住顫抖的黑色麻袋。

 車子發出一陣刺耳的引擎聲,一股黑煙從車后噴出,漸漸地駛出了這條黑胡同,一個拐彎消失在了黑暗中。周圍依稀還能聞到一股刺鼻的機油味。

 滋~那被困的結結實實的麻袋,帕薩特碰撞蠕動了幾下,從里面被撕了開來。

 一個身穿校服的短發青年從里面笨拙的鉆了出來,一張剛毅如刀削斧刻的臉龐,此刻已變得扭曲不堪,雙眼布滿了血絲,仿佛可以噴出火一般。青年名叫戟峰,他沒有姓氏,帕薩特碰撞因為他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,沒有父母親人的戟峰,從小就性格孤僻,不喜和陌生人交談,但偏偏又天生聰穎,16歲的他,就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市一中,高中的三年里,他認識了一個名叫韓雪的女孩。

 也許是上天的恩賜,她對他很好,慢慢融化了他那顆久久冰封的心,從此,他的人生有了一點光亮,他覺得上天對他還是公平的,可是就在三天前那個雨夜,一切就好像鏡花水月般,那人生中僅有的一絲亮光,也被生生毀滅。

 或許,一切只不過是一場命運在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。

 戟峰慢慢的爬到了墻角,將身子蜷縮了起來,靠在冰涼的墻面上,風似乎也為他而感到凄涼,此時,身上的疼痛,已經麻醉了他,麻醉了他那顆破碎的心。他的腦海里,一直回放著一句話,一張臉,一段痛不欲生的回憶。

 “戟峰,你聽著,我根本不愛你,我有愛的人,以前都是假的,難道你看不出來嗎?真是可笑,我男朋友明天就回來了,我們以后還是不要見面了,免得誤會。”

 一張冰冷略帶絲絲嘲諷的臉,訴說著這段焚心之言,沒有絲毫停留的轉身離去,只留下了模糊的背影,雨水不停地敲打在臉上,那一夜,戟峰的心碎了。徹底的碎了——

 啊——,用盡全力狠狠地朝墻面上擊出了一拳。

 “砰!”

 血肉與墻面撞擊的聲音,戟峰的眼睛漸漸變得冰冷。

 鉆心的疼痛伴隨著鮮紅色的血液,滑過指縫順著指尖一滴一滴的流下,盡管他的身上已經傷痕累累,一幕幕往昔的回憶一一映在腦海,戟峰的眼中,帕薩特碰撞此時充滿了死灰之色,他抬頭呆滯的望著天空,仿佛那可以寄托自己那顆破碎的心。愛情的背叛,讓他一瞬間覺得仿佛失去了一切,親人?在他的記憶中,從沒有親人二字,他現在唯一覺得對不起的只有那撫養他長大的老院長。

 “對不起了,院長,來生再報答您的養育之恩。”

 戟峰暗暗自語道,一股決然之色,出現在他的臉上。緊咬著嘴唇,深吸了一口氣,伸手從口袋里摸出那把平時用來為她削水果的小刀。

 緩緩割開了手腕,戟峰慢慢閉上了眼睛,眼淚從眼角滑落。

 常言道道:男兒有淚不輕彈,卻是未到傷心處啊。戟峰的思想開始變得模糊,他似乎看見一只的蝴蝶,帕薩特碰撞在他的身邊翩翩起舞,慢慢的,竟托住了他,向遠處飛去,那里沒有人心的黑暗,一切猶如仙境般,寧靜、祥和。

 風依然的刮著,而在黑暗中,一雙渾濁的眼睛始終注視著這里,一個黑影自黑暗中走了出來,輕嘆了一聲,喃喃自語道“不知,是對還是錯,罷了,對亦錯——錯亦對,一念之間而已.........起”一陣怪風刮過,地面上只留下了滿篇的悲哀,戟峰,卻是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活死人兮活死人,無情無義無寡欲。

 戟峰做了一個夢,一個很長很長的夢。夢里,自己被一團黑霧包裹在里面,看不清周圍一切,突然,他聽見咻的一聲。

 一把黑色的利刃穿透黑霧沖了進來,猛然間,心臟一陣抽搐,一股痛徹心扉的感覺彌漫開來,持續了很久,久到戟峰的身體似乎已經麻木了,漸漸地,他仿佛忘記了自己是誰,有很多奇怪的畫面出現在他的腦海里,那一幅幅令他感到陌生而又熟悉的畫面。

 山是紅色的,水是紅色的,好像哪里的一切死物都是這一種顏色,充滿了死氣,沒有絲毫生機。

 少時,那里的天空突然龜裂開來,一條黑色的漩渦似無底洞一般,敞了開來,帕薩特碰撞一聲聲如夢寐般的話語傳進了戟峰的腦海深處,許多黑色身影突然出現,沖進了漩渦,他似乎也跟了進去......

 一聲悶響,畫面快速的切換著,只能看到一些零星的畫面從腦海飛過,這時,屬于戟峰的生命印記一一浮現,

 “戟峰!回來...回來...戟...”

 一道悠長的聲音,如洪鐘大呂般傳入了戟峰的腦海。

 慢慢的,一聲微弱的呻吟,戟峰的眼睛輕輕的顫動了幾下,睜了開來。入眼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,上面還掛著幾張缺了一角的海報。

 “死了么”戟搖了搖略感昏沉的腦袋,戟峰打量著周圍

 “咦?地獄的環境怎么這么溫馨啊,難道地獄現在也改革了?”戟峰心中如是的想到。

 忽然,他一下子坐直了身子,眼睛瞪了起來,可能是牽動了傷口,痛得呲牙咧嘴起來,用手捂住傷口,輕輕的揉了揉。“怎么回來了,看來我是沒死了,不知是哪個好心人救了我。”心里想著,戟峰看了看身上的傷,大部分已經結成了黑色的痂,還有幾處成了淤紫色。

 自嘲的笑了笑。猛然,一道恐懼的目光從戟峰的眼睛中流露出來。

 顫抖著,將整個右臂抬了起來,赫然,一只黑色的“爪子”出現在戟峰的面前。他深深吸了一口氣,帕薩特碰撞慢慢的將衣袖向上卷起,整個右臂,頓時顯露了出來。只見從肩膀往下一直到右手指尖,布滿了黑色的鱗片,在五指關節處長滿了一個個倒刺,散發著黝黑的兇芒,手心似乎總有一股看得見摸不著的死灰之氣游動。

 戟峰劇烈的喘息著,他目呲欲裂,聲音也變得有些沙啞,口中語無倫次的喃喃著“怎么會這樣,到底發生了什么,為什么......”突然,戟峰一臉震驚,難道說,剛才的夢是真的?這個想法始一出現,便一直纏繞心頭,戟峰的心如萬斤巨石跌入低谷般,久久不能平復內心的震驚,他此刻心亂如麻,一個個謎團緊緊地包圍著他。戟峰雙手抓著那亂糟糟的頭發,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。眼睛變得一片迷茫

 窗外,一個駝背的老乞丐,手里撐著一根已經被歲月磨得光滑的竹棍,眼中充滿了愧疚之色。不停地在原地來回踱著步子。發出一聲聲嘆息。

網站統計 赚钱de棋牌游戏 股票账户怎么开 近十年股市走势图 中原风采22选开奖今天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奖金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 吉林快3走势图分布图 股票配资骗局有哪些 江西快3怎么玩 中国福彩3D开奖号码基本走势